服务电话
民事案例

把士兵的荣耀写在欧洲之巅

发布人:adminbuy.cn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11

把士兵的荣耀写在欧洲之巅

  最想把这样的礼物献给祖国和母亲

  上图:队员们完成登顶后返回途中在厄尔布鲁士山上与国旗合影。下图:今年的比赛中,中国参赛队取得了3个单项第一、总成绩第二的好成绩。段 斐摄影

把士兵的荣耀写在欧洲之巅

  最不想让妈妈看到我这样子

  上图:参赛队员在训练平行横渡课目。下图:训练中被高山强烈的紫外线晒脱皮是常有的事。晏 良供图

  9月,内地秋高气爽,青藏高原已是寒风扑面。

  冷雨如箭,下士次罗布匍匐在湿漉漉的高山苔地上一动不动,准备参加西藏军区狙击手比武的他,想要再提高些自己雨中射击的精度。

  雨啪啦啪啦打在头盔上,溅到脸上凉彻肌肤。远处的山上,积雪已明显变多了,这寒冷的感觉,让次罗布仿佛又重回那个寒冷的8月。

  那是在海拔5000多米高的厄尔布鲁士山上,这山被称作欧洲之巅。

  次罗布不是去游山玩水的,他和战友要参加的是“国际军事比赛-2018”“厄尔布鲁士之环”比赛。这项比赛堪称对高原山地步兵的终极挑战,作为驻守世界屋脊的山地步兵,次罗布和战友的目标当然是摘取这项最高荣誉。

  14天的赛程中,他们行军、射击、攀崖、渡河,一路翻山越岭,穿越冰川雪线,受过伤、流过血、掉了皮,甚至有人昏厥过去,但最终第一个登顶。

  征服欧洲之巅,重回青藏高原,次罗布对驻守这个地方有了新的认识。他渴望掌握更多的山地作战本领,所以一回来就报名参加了狙击手比武——尽管他在那次比赛中受了伤的右脚踝,稍微用力,至今仍隐隐作痛。

  荣誉就是这样,它属于胜利者,也激励每个人;它是总结你某个阶段拼搏努力的成果,也是帮助你登高望远的新阶梯。

  次罗布说,在厄尔布鲁士山上写下的那份士兵荣耀,是他“一辈子的财富”。

  爬山最多的“90后”

  他们可能算是爬山最多的“90后”了。

  今年的“厄尔布鲁士之环”中国参赛队所有战士都是“90后”,大多数人都是地道的山里娃。

  队长是出生于1991年的中士赵海永。他的老家在贵州威宁——贵州省海拔最高的一个县。在那里,乌蒙山脉贯穿县境,有4座海拔2800米以上的高峰。

  中士马举卫和赵海永是同乡,小时候,由于上学路远,他每天都要在狭窄起伏的8公里山路上跑个来回。他说,自己“从小就特别费鞋”。

  下士洛戎吞召对山的最早认知,来自那些游走于峭壁之间的牦牛。出生在牧区的他,很小就有一个任务:“早上8点把牦牛赶上山去,下午5点前再把它们赶回来。”“有的牦牛不听话,就得漫山遍野追,追不上就一边哭一边追。”

  当山里娃遇上一项与山有关的比赛,自然是不容错过的。听说单位要选拔队员参加“厄尔布鲁士之环”比赛,次罗布第一时间就报了名,最终从100多个竞争者中脱颖而出。

  但他承认,来自某山地旅的战友、下士杨林比他更热切、更执着。

  杨林参加了3次“厄尔布鲁士之环”比赛集训选拔。第一次参加集训时,在40公里负重行军找点课目中,这个当时只有19岁的上等兵太疲劳了,一不小心半月板撕裂,“哭着离开了”。2017年,“好了伤疤忘了疼”的他决定再来一次,结果在选拔出国比武人员的最后关头被“刷”了下来。

  “还是自己不够好吧!”他不服气。这个家境不错的城镇青年本打算当两年兵就回家经商,最终选择了留队。他说,自己可能有个心愿,“就好像有一座山,非要翻过去不可”。

  集训选拔中,无论地理上的山,还是心理上的山,都不是那么容易轻松翻越的。

  集训的主要内容是爬山,每天爬山。走进集训营,洛戎吞召发现,自己要面对的山已不是儿时的那些山,爬山的方式也不是想象中的方式。

  他们要爬的山,海拔大多超过四千米甚至五千米,要穿越的地形有稍不注意就会崴脚的碎石地、湿漉漉打滑的山草地、深可没膝的雪地以及滑溜溜的冰原;一路上有60度的斜坡、乱石嶙峋的悬崖、刺骨的冰河以及高强度的战斗课目。

  他们时不时就得背着30公斤重的负荷,一路上坡跑上10多公里,冲刺得嗓子眼儿冒血腥味儿,“感觉好像能听到肺泡在炸裂”。他们有时还得背上全部给养和装备,连续六天五夜行军,并在途中完成射击、攀岩、渡河等课目。

  最艰难的日子是每个周六——考核的日子。十几二十个课目会在这一天轮番上演,“你不被打趴下,也要累散架”。

  有考核就有淘汰。每次考核过后都有人遗憾离开,而留下的,也没人知道自己会不会在吃了更多苦头后,再也坚持不下去,前功尽弃。

上一篇:长缨在手方能以武止戈
下一篇:水下步枪打连发,“挤开”水流向前进